行业内名头甚响的义乌达实侦探公司不仅实力雄厚而且有您最值得聘请的义乌侦探外遇调查专员,他们个个办案经验丰富而且保密性做的最好,是口碑甚佳的义乌婚外情调查事务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英文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达实新闻 >> 外遇调查

联系我们

More...

名称:义乌达实侦探公司
地址:
电话:
联系:
QQ:

外遇调查

义乌侦探没想到嗮娃嗮出各种自寻的烦恼

对于中年女性,没有什么比长肉更容易,如果有,一定是塌人设这件事了。
 
昨天母亲节,Papi酱晒娃,感叹“啥都不如当妈累”。
 
她今年3月4号卸货,孩子满打满算两个月多一点,正是当妈最累的时候。
 
义乌侦探,很多网友留言,说她太憔悴了,连手都苍老了。Papi酱回复,说是老胡照相的问题。
 
不管是不是照片问题,反正当妈很累是没跑了。
 
一个影响力巨大的娱乐名人,愿意在母亲节这一天,晒出自己的艰难与不堪,而不是表现岁月静好、当妈伟大,我觉得已经是在为女性争取权益。
 
只有当全社会正视和承认女性生育的巨大代价,才可能在制度上向女性倾斜,避免天下母亲顶着“伟大”的虚名,所有的苦自己一肩挑。
 
但这条微博,今天却被骂上了热搜。一些网友对Papi酱憔悴晒娃不满,认为她的独立女性人设崩了。
 
这种崩塌,分为三层。
 
1。 Papi酱标榜独立女性,却没有在争取女性的冠姓权方面做表率,孩子竟然跟夫姓,这种行为,是给男权添砖加瓦。
 
 
2。 没有让老胡全职在家带娃,赚那么多钱还是在婚姻里当“驴”。
 
 
3。 家里乱,看来老胡根本不做什么家务,Papi酱是个倒贴的“婚驴”,地位连那些结婚要彩礼的女性都不如。
 
这事儿逼得Papi酱不得不置顶了去年拍的一条视频:怎么说,大家才能不挑刺?
 
小pa你算了,只要你结婚生孩子了,怎么说都没用。
 
Papi酱所有视频我都看过,她其实很少刻意标榜女权,本质上算是一个自尊自爱、性别中立、能力很强的职业女性。
 
这样的女性,在我看来,担得起“独立女性”这四个字,但在激进女权主义者眼里,显然不行。
 
前段时间,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说“婚女的屁股都是歪的”,追求“男女平权”本质上就是在维护男权。
 
我特意去补了一下激进女权的课,她们当然从不承认自己激进,而是称自己为“真正的女权”,其它流派都是伪女权。
 
她们反婚、反育,认为女性只要结婚,苦、累都是自作自受,甚至是免费“卖yin”。
 
女性无论自己多么自强自立,只要结婚生孩子,就是胎器、婚驴、免费代孕,除非对方出高价。
 
比如Papi酱,他们认为能摘掉“婚驴”这个帽子的价码是,老胡给2000万。
 
但我琢磨着,老胡要真给了2000万,是不是她们又会说,你把子宫拿来卖,算什么独立女性?
 
我特别理解为什么Papi酱选择了不回应。
 
如果交流的双方站在拱桥的两端,中间隔着不可逾越的认知和角度差异,那么无论她怎么解释都没用。
 
就算她咬碎牙齿,立马把孩子改成自己的“姜”姓,也一定会有人说:
 
“瞧,她迫于舆论压力才做的;她怕失去市场;她要恰饭;她不情不愿,骨子里还是男权……”
 
冠姓权这个问题,跟代孕一样,最近在微博上讨论得非常火爆,我来说说自己的观点。
 
首先,我们必须坚决支持冠姓自由。
 
孩子只能冠夫姓,是男权社会对女性权益的剥夺和歧视,这一点没什么可争论的。
 
其次,我们要考虑一个问题:无论平权还是女权,能不能一口吃成胖子?
 
对于性别平等,我了解的至暗时刻越多,越对未来充满信心。
 
但无论是我们拿回自己的权利还是夺取自己的权利,都允许有一个过程,以发展的眼光看,我不觉得中国女性走得太慢。
 
拿冠姓权来说,在我们父母那一辈,以及他们之上的很多辈人来说,冠夫姓简直跟公鸡打鸣、母鸡下蛋一样,天经地义。
 
99%的女性连孩子跟自己姓这事儿,想都不敢想。
 
到了我们这一代,多多少少都有了孩子冠夫姓并非天经地义的意识。
 
我身边有很多二胎妈妈,让二宝跟了自己的姓,或者双胞胎一个跟父姓一个跟母姓。
 
按照这样的进程推演,到我们子女那代人,冠母姓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甚至占据半壁江山。
 
但即使到了那个时候,让孩子跟谁姓,每个人依然有选择的自由。
 
如今,Papi酱面临的问题是,有人要以女权、独立之名,剥夺她的选择自由。
 
第三,要允许理论与实操之间的缝隙,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在平权战役中,我们为那些战士鼓掌叫好。
 
成为战士是光荣的,但别忘了,逼迫每一个人成为战士,是可耻的。
 
我相信,Papi酱本人一定拥护冠姓自由,并且同意“夫姓唯一”是男权社会不合理的制度。
 
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大家各有各的问题和难处。
 
我们要不要对自己的姐妹那么狠、那么毒,以至于完全失去了面对一个憔悴妈妈时,该有的同理心;
 
我们是否应该为了女权,而去剥夺对方选择的自由?
 
选择自由,是人权的一部分。
 
你已经夺剥了对方的人权,然后告诉她,我给你的是女权,但凡学过一点逻辑,就应该明白这件事有多不靠谱。
 
人权是所有权利的基础,没有人权、自由,何谈女权、独立?
 
我们为什么要平权、要女权?是为了让弱者不再弱小。
 
同情弱者,为弱者撑腰,是女权最基本的仗义。
 
对一位刚生完孩子的憔悴妈妈挥起大棒,骂她是“奴”是“驴”,我丝毫看不出来这种行为是为女性着想。
 
“胎器”、“婚驴”、“伥鬼”、“免费代孕”,这些词让我在夏天掉进了冰窟。
 
我甚至忍不住想,如果世界交到这些暴戾的女性手里,绝大多数其他女性的日子,会不会连现在都不如?
 
请不要以任何名义为女性设限,哪怕这个名义是“独立”、女权。
 
一旦“独立女性”Papi酱连嫁人、生育,让孩子跟谁姓这样的选择权都失去了,女性不会变得独立、勇敢、开阔、充满力量。
 
只会从一个桎梏跳到另外一个桎梏;
 
从一种困境,跳到另一种困境;
 
从被男性歧视和压迫的苦海,跳入被其他女性歧视和压迫的苦海。
 
还记得千百年来,在男权社会,女性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
 
是你必须穿裙子,必须嫁人,必须生孩子,必须守妇道,必须做家务,必须不工作……
 
这种剥削,到了激进女权的语境下,变成了你必须不结婚,必须不生孩子,必须工作,必须不做家务……
 
虽然换了一副完全相反的汤药,但身为女性,我感到的压迫与窒息,是同样的。
 
可能我比较浅薄吧,以我的理解,女权不是仇男,也不是反男性,女权是一种女性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因为性别原因而受到非议的权利。
 
正如《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说的那样:
 
“请不要因为性别或者任何外在的东西给女人设限。你可以嫁人生子,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但是你也可以摇身一变,站上舞台,做一名优秀的脱口秀演员。”
 
什么时候,都别忘了,生而为人,最大的权利是自由的选择权。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Papi酱这件事,让我想起正在追的《美国夫人》。
 
这部美剧根据历史上的真人真事改编。凯特·布兰切特饰演著名的反女权人物菲莉丝·施拉夫利。
 
她带领4000万美国女性,成功阻止了美国第二波女权运动推行的法条‘平等权利修正案’(简称ERA)的通过,并且这个法条,至今没能被写入宪法。
 
其实说菲莉丝·施拉夫利是反女权人物并不贴切,她本质上一个精明的政客。
 
当她需要政绩和支持者的时候,敏锐地发现了两性矛盾的价值,利用美国的女权运动,实现了自己的政治野心。
 
菲莉丝·施拉夫利是怎么赢的?激化家庭主妇与激进女权主义者之间的矛盾,让女人之间内讧。
 
她在家安慰未婚的小姑子,你的生活如此充实,你的事业如此重要。
 
演讲的时候,却嘲讽女权主义者都是单身老处女,根本没有男人愿意娶她们。
 
在这场内讧中,一边是被菲莉丝·施拉夫利洗脑的主妇,担心女权伤害自己的利益;另一边是激进女权主义的极端言论,激化了女性之间的分化和仇恨。
 
说婚女是免费“鸡”可不是微博女权主义者的首创。
 
美国上世纪70年代,激进女权派就告诉女人“婚姻就是卖淫,赡养费是战争赔款”。
 
女性阵营的矛盾激化导致的结果是,没人再去关心真正的女性权利,大家开始彼此伤害,导致美国1970年代第二波女权运动烟消云散、无疾而终。
 
我们经常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女人为难女人几乎信手拈来。
 
在生孩子这件事上,男人已经不敢说女性的痛苦是矫情了,激进女权主义者却在嘲笑女性的痛苦是活该。
 
当男人终于不敢随便伤害女性的时候,女人自己出马了……
 
你确信你们不是站在天秤另一端的菲莉丝·施拉夫利,不是男权的卧底?
文章编辑:义乌私家侦探